您的位置:  新仓门户网站 > 科技 > 逃离苹果:高管离职潮数次爆发,旧苹果时代分崩离析

逃离苹果:高管离职潮数次爆发,旧苹果时代分崩离析

作者:匿名 时间:2019-11-07 18:17:13 人气:3634

2011年10月,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这个多次改变世界的人,输给了这种疾病,并把他的遗憾永远留给了世界。

乔布斯时代的荣耀可能再也不会出现了。计算其新产品的每一次发布都会带来技术创新,并包含人类的核心。正如他所说,“我们站在人类和技术的十字路口”,这一标准深深铭刻在苹果当时的基因中。

乔布斯离开后,库克接管了苹果。后者坚持他一贯的执行风格,将苹果带到了前所未有的新高度。苹果公司在2018年首次实现了1万亿美元的市值突破,只花了7年时间。我们永远不会质疑库克卓越的执行力。库克为苹果今天的成功做出了贡献。

然而,我们不得不说苹果的光环已经褪去,其创新能力受到了批评。

以iphone为例。从不断上涨的价格到随后的大屏幕手机,再到中国用户双卡双待机功能的引入,iphone的新功能甚至显示出一些模仿的痕迹。今年的秋季会议更无聊,不值得期待。当价格达到新高并超过1万元时,这就是你所说的“创新”吗?

联想近年来也经历了苹果高管辞职的浪潮。乔纳森·伊夫的辞职敲响了乔布斯时代的最后丧钟。旧苹果时代的最后一位骑士最终离开了这个一砖一瓦的辉煌帝国,开始自力更生。

苹果,你怎么了?

自库克接任以来,越来越多的高管离职,从2017年到2019年,有许多高管离职。2019年对苹果来说是多事之年,一个接一个的打击。许多关键人物已经逃离,包括总设计师乔纳森·伊夫、通信副总裁史蒂夫·道林、零售业务高级副总裁安吉拉·阿伦茨、平台架构高级总监杰拉德·威廉姆斯三世和5g调制调节器项目总监鲁本·卡瓦列罗。

来源:苹果官方网站

史蒂夫·道林最近宣布辞职,他在苹果公司担任了10年的公司公关主管。任职期间,他帮助蒂姆·库克(Tim Cook)处理各种困难和突发公共关系危机,从第一部iphone和应用商店到苹果手表和airpods的推出,甚至与美国政府和联邦调查局就手机解密问题发生了争执。

来源:苹果官方网站

不用说,作为苹果的灵魂人物之一,乔纳森·伊夫参与了颠覆性产品的设计,如ipod、imac、iphone和ipad。他离职的消息一传出,苹果股价就下跌了1%以上,市值至少下跌了90亿美元。

他能取得如此成就的原因也与他在苹果设计部门的地位密切相关。首先,功劳应该归于乔布斯。可以说,没有乔布斯,今天就不会有乔纳森。正是他默许乔纳森把设计置于其他部门之上。

乔纳森说,只有苹果的设计部门不是为其他部门服务的部门。他们是苹果的主人。他们提出意见并付诸实施,令所有部门头疼,但却让苹果享受到真正通过设计驱动公司的好处。在过去的几年里,苹果在产品设计上的停滞可能已经成为乔纳森心中的一根刺。

安吉拉·阿伦茨是苹果公司薪酬最高的高管,在担任苹果公司至关重要的零售商店业务主管五年后,她于今年2月离开苹果公司。

来源:苹果官方网站

当时,艾伦茨有7万名零售店员工。她监督世界各地零售店的大规模运营,并领导零售店的翻新设计。她试图把苹果零售店变成更贴近人们生活的“城市广场”。

当Arentz加入苹果时,该公司正试图给苹果手表等新产品注入一种奢华感。毕竟,现在不仅是苹果手机,所有苹果产品都不便宜。考虑到备受期待的新款macbook air的起价接近1万元,有多少旧风扇被吓跑了?

然而,库克此前曾表示,他正在“考虑iphone的定价策略”,这基本上意味着苹果未能将其品牌提升至奢侈品水平。曾经被认为接替库克的阿伦茨的离开已经是可以预见的。

为了更直观地了解苹果公司近年来的高管更替趋势,狩猎云收集并整合了相关信息,如下图所示:

从表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以2017年为分水岭,苹果高管离职人数大幅增加,明显集中在设计部门、通信部门、零售部门、卫生团队和新闻团队。

克里斯托弗·斯特林格开创了设计部门天才衰落的开端。他有大量突破性的专利设计,其中许多与iphone有关。Daniele de iuliis、rico zorkendorfer和julian hö nig甚至是为苹果服务了几十年的更高级的人物。乔纳森的离开更加令人震惊。当时,外界的疑虑再次席卷苹果。

来源:苹果官方网站

回顾iphone,我们多久没有看到突破性的变化了?从iphone 6开始,苹果似乎在迈向大屏幕的道路上走得越来越远。它不仅更大,而且更大。iphone 7和iphone 8基本上是iphone 6s的硬件升级。只有当iphone x有一些明亮的变化时。今年,不仅有更多的相机,而且有更多的相机。他们似乎只是在升级和优化上一代的产品。

随着市场的成熟,消费者趋于平静,手机更新周期延长,智能手机销量已经稳定。增长放缓对高端设备的打击最大,恐怕苹果专卖店外的通宵排队不容易看到。今年,iphone 11将回到5000的价格水平,这可能是一个无助的举动。面对朋友和商人的相互追逐和更新迭代,苹果终于感受到瓶颈,第一次放低了自己的身材,以示小小的骄傲。

此外,苹果在东南亚的市场份额并不理想。也许近年来推出的“高空”手机也是它的绊脚石之一。2018年,苹果印度销售部的几位高管离职,其中包括全国销售和分销总监、业务渠道和中间市场业务总监,以及电信运营商的销售总监。销售部几乎经历了一场“大变革”。

苹果新闻业务在2017年遭遇了一波高管辞职潮,大量高管离职。新闻业务虽然没有多大改善,但从未恢复,至今仍不为人知。

与不受欢迎的新闻业务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苹果的健康团队仍然无法留住员工。在今年秋天的新闻发布会前夕,该团队突然面临大量高级员工高调辞职,5名高级官员在3个月内离职。其中,苹果医疗团队的长期方向一直是内部分歧的重要来源。

尽管库克本人表达了苹果作为医疗保健功能平台在这一领域的巨大抱负,但苹果内部的许多人仍然愿意只引入“观察心电图”(watch ECG)等功能,这与“有志者”期望解决的棘手问题相去甚远,如医疗设备、远程医疗和医疗支付系统。

此外,一些知情人士表示,公司对医疗行业的透明程度存在内部分歧。苹果此前对其项目高度保密。然而,这种严格的保密性使得苹果在医疗保健领域的发展更具挑战性,因为该行业通常依赖已发表的研究、临床研究,并与行业组织保持公开对话。

对于像苹果这样的大型科技公司来说,最高管理层更喜欢渐进的方法。此外,与其他已经熟悉的科学技术领域相比,如纯技术和较高的投入产出比,医疗保健是一个相对极其复杂和缓慢发展的行业,这一过程必然是困难和痛苦的。

在苹果的领导下,siri经历了一段动荡的历史,团队之间冲突频繁,缺乏明确的方向。Siri联合创始人汤姆·格鲁伯于2018年7月离开苹果。从那以后,三位siri联合创始人都离开了苹果(另外两位在2011年离开)。今年5月,siri的董事比尔·斯塔西奥(bill stasior)也递交了辞呈,加入了微软。

在比尔·斯塔西奥担任siri副总裁期间,siri经历了从2011年首次推出iphone到用智能扬声器取代siri的一段时间,并获得了很高的声誉。苹果一直试图更新其底层技术,以保持siri与亚马逊的alexa和谷歌的助手们的竞争力。

据行业分析师称,siri仍然拥有基于iphone的强大分销渠道,苹果可能有机会开发比竞争对手更注重隐私的人工智能产品。今年早些时候,苹果重组了siri团队,并将约翰·吉安南达(john giannandrea)提升为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战略高级副总裁,间接管理siri团队。

至于已经引起全球关注的5g技术,苹果还不清楚这方面的情况。与高通和英特尔的纠缠也让苹果感到困惑。据说苹果公司在采访中告诉申请人,它将在2025年前切换到它的调制解调器。然而,苹果今年缺少5g也给它带来了巨大的压力。我们不禁想知道苹果5g调制解调器项目负责人鲁本·卡瓦列罗是否在今年4月离职。卡瓦列罗参与了该公司几乎所有3g、4g和其他无线网络专利的发明。

全息透镜的共同发明人Avi bar-zeev于今年1月离开苹果。虚拟现实领域的先驱负责开发苹果的增强现实耳机。据悉,苹果计划在2020年推出增强现实相关产品,该开发尚未公开。我不知道这个项目是否被砍掉了头。

还有苹果神秘的无人驾驶项目。据说,2016年,许多负责苹果无人驾驶汽车项目的经理提交了辞呈。今年,苹果无人驾驶项目也有大幅裁员的消息。然而,苹果显然没有放弃泰坦项目。自2月份以来,该项目增加了许多新员工,包括在特斯拉、谷歌、消费机器人公司anki和半导体巨头恩智浦工作的前高管。

面对来自朋友和商家的竞争,iphone似乎已经退出了舞台。对消费者来说,这不再是一种不假思索的购买选择,它在硬件方面的优势正在减弱。因此,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苹果的业务重心正在发生变化——从硬件到软件服务。

来源:苹果2019年秋季发布的实时截图

在今年的苹果秋季大会上,苹果推出了游戏订阅服务苹果街机(apple arcade)、苹果电视+(apple TV+)、苹果分期付款交易服务和苹果零售店的再升级,并在推出iphone 11和iphone 11 pro时两次详细展示了仿生芯片a13。

迪士尼首席执行官鲍勃·罗伯特·艾格(Bob robert a.iger)最近在苹果电视+发布的当天辞去了苹果董事会的职务。在外界看来,鹰的离去有些“令人厌恶”

据了解,苹果电视+和迪士尼+的正式发布时间只有11天,前者每月花费4.99美元,后者每月花费6.99美元。苹果电视+的发布也标志着苹果对娱乐巨头如网飞和迪斯尼的正式挑战,陷入其中的老鹰必须与苹果划清界限。

这样的例子并不少见。埃里克·施密特也曾在苹果董事会任职,直到谷歌和苹果在许多核心领域竞争日益激烈。

此外,在高级管理层变动方面,苹果已经将运营和企业发展主管提升到蒂姆·库克(Tim Cook)的高管管理团队。两位高管萨比·汗(sabih khan)和阿德里安·佩里卡(adrian perica)也反映出苹果供应链日益复杂,以及该公司进军芯片开发和娱乐等领域的雄心。如果相关领域的人员发生变化,这是有意义的。

近年来,苹果受到了批评,并受到公众舆论的巨大压力。自从库克就任苹果首席执行官以来,外界从未停止质疑他。

许多人通常只把乔布斯和苹果的老战士视为苹果从死亡中复苏并上升到世界科技高度的救星。然而,他们忘记了,在库克的领导下,苹果迎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2018年8月,苹果的总市值超过1万美元,成为全球第一家市值10000亿美元的公司。

来源:苹果2019年秋季发布的实时截图

乔布斯的苹果绝不是一个“烂摊子”,但作为第二代领导人,库克确实上了“最难的一课”。像乔布斯这样才华横溢、疯狂的天才在世界上是罕见的。然而,库克谦虚而温和地采取了另一种方法,带领苹果前进。

这位首席执行官一直被称为乔布斯的继任者,他有着敏锐的企业管理意识和对整体利润的极端追求,这也被证明是他最好的资产。对他来说,放弃乔布斯的神秘主义,拥抱实用主义是继任者的最佳方式。

事实也证明,来自供应链的库克仍然以市场为导向。他绝对是一个优秀的战略操作员和执行者,公司在他的领导下有稳定的收入。然而,不可否认的是,苹果在创造力和领先优势方面正逐渐失去其原有地位。也许库克今天的成就也证明了只有一个乔布斯有勇气创新。

此外,库克比乔布斯的独裁更加注重团队力量。高于所有其他部门的设计部门可能不在这里工作。

一旦皇帝成为朝臣,老兵的离开对苹果来说不一定是件坏事。一群更适合决策者的新鲜血液可能会将苹果推向一个新的高度。我们不能再从就业时代创新的角度看待今天的苹果。今天的苹果比以前改变世界的能力更弱,适应世界的能力更强。

乔布斯时代重新定义了个人电脑、随身听和手机。可以预见和理解的是,苹果在库克时代没有如此多令人惊叹的世界级创新。

对此,美国风险投资家彼得·科恩(peter cohan)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在乔布斯的领导下,苹果取得了突破性的创新。在库克的领导下,公司的战略发生了变化。尽管公平地说,苹果现在比库克接管时大得多,但这是因为他提供的创新都是基于乔布斯创新的复制品。"

为了保持其优势,包括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在内的许多人认为,这个科技巨头需要将其技术放在幕后,并将产品组合扩展到流媒体、支付、信用卡和健康等服务,这也是库克热切的希望,但这也可能是苹果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

当然,一个“创新不足”的苹果永远也不会眼睁睁地看着竞争对手逐渐超越它。

让我们看看库克是如何看待和否定这些动作的。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河北快三投注 江苏快三购买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结果